联系方式

站长:
联系人:赵先生
手机:18183869808

QQ 64816414
保健茶:

联系人:罗小姐

电话:15368244381

QQ 834856496

小荷初露角第039章来信(大宋提刑官里说的皂角仁羊肉汤)
发布者:findallove 类型:皂仁专题 发布时间:2018-8-20 13:22:57 浏览:3637次 [发布评论] [文章发布]

哆嗦了几下,好在他身体年青,很快就回过神来,踱步往回去,又往房子的侧面看了看,那里还有一个小柴房,里面堆放着少量的药材,楚越仔细的在里面翻了翻,里面只有些晒干的常用的药材,柴房中还有来不极处理的泥土和腐叶,也大致明白了扬卫的行程。

柴房外面是一个衣服架子,上面晾着几件衣服,楚越上前过去,每一件都摸了摸,正巧这时众人喝过暖汤,正出门来寻楚越,与他撞个正着,包括那扬家娘子李钰,顿时脸色羞怒无比。

楚越也看到了众人,但他置之不理,每件衣服都用手摸了下,更还凑近用鼻子闻了闻,包括最后的那一件,红色的肚兜和一条小小的带子。

全部摸完了之后,楚越的脸色不变,完全无视众人那种精彩至极的脸色,只是走近时看到许方也是那种惊诧中略带些淫秽的表情,楚越脸色却变了,他本身是法医出身,对法医这一块要求向来严格至极。所以捕头王云,里正那些人如何看他,把他当作色狼恋物辟,他一点都不在乎,理也不理,可是他却不能接受同是法医的许方也用这种眼神看他。

他瞄了一眼许方,冷漠的说道:“扬夫人,这些衣服,想必是你夫君扬卫昨夜洗的吧。”

那李钰脸色相当精彩,羞恼有着,愤怒有着,瓜子形的俏脸上带着薄薄的寒霜,咬着银牙缓缓的说道:“正是,大人。”

“王捕头,把这房子封了。对不起,夫人,你也需要跟我们一起回县衙。”楚越冷漠的吩咐道,然后迈开大步就要下山了。

“大人,大人。”许方也看到了楚越的眼神变化,他不明白楚越看别人时没什么表情,为什么偏偏看到他时会露出愤怒的神色,急忙跟在楚越后面。心想你自已如此行事不尊,却偏偏来怪我?但他不愿得罪楚大神仙,压下心中的不满说道:“大人,卑职刚刚多有得罪,还请大人见谅。”

“许仵作,你我身为公差,吃的是百姓赋税,用的是百姓血汗,百姓有事,自该兢兢业业,努力行事。不能因为世俗之事而有所避讳,你去看看那些衣服,潮而不湿,显然不是早上洗的,而是昨晚挂上去的。”许方不说还好,一说楚越就爆发了,看来他性格一点没改,他指了指四周:“你再看看这四周花草树木,露重雾深,足可见昨晚这山上必然冷寒刺骨,这样冷的天气,如果洗衣服,还是用皂角洗的,手上难免冻伤擦伤,你再看看那扬夫人的手,说是柔若无骨,玉色柔胰不为过吧,哪像是在寒冷天里用皂角这种硬物洗东西的人!”

“大人,用热水来总可以吧。”许方有些支吾的说道,北方常把皂角放进水里,用火烧煮开后用来洗衣物,这样能有效的去除污渍。

楚越瞥了一眼许方,转过头来问李钰:“李家娘子,在下虽然不知道你昨晚吃的是什么,但是,必有一盘羊肉皂角仁汤是吧。”

那李钰也有些惊疑不定,莫非这位公子真不是变态色狼,能从几件衣服上看出昨晚吃什么来着:“回大人的话,有的,昨晚夫君为贱妾炖了一锅羊肉,里面放了些皂角仁(就是皂角里面的子,跟豆子一样的),夫君说这样去寒养血。”

“你夫君定是把皂角仁跟扬肉一起放下去的吧。”

“这,大人如何得知?”这下李钰倒真的是惊讶了,怎么这位公子有如亲见?

“你只需回在下的话是与不是就行了。”楚越不置可否的说道。

“回大人的话,正是如此。”

“很好,许仵作,你现在明白了吗?”楚越点了点头回过头来问许方,见许方脸露不解之色,随既解释道:“扬夫人说的不错,羊肉可以驱寒,因羊肉性燥属热,这天寒地冻喝上一口热热的羊汤,能保整晚不寒。但其却并不易煮,时间太短,因为羊肉极腥,如果炖的时间太短,入口腥味极浓,檀味好几天难以消散,说话时喷出的臭气,远远就能闻到。如果煮得太久,羊肉就会烂掉,就只能吃肉糊了。刚刚许仵作你也曾喝那羊汤,扬夫人捧给在下的上面也有不少肉块,可不论是羊汤,还是房间,都没有半点羊腥味!”

楚越顿了顿又说道“而且,扬夫人说话时,你们可闻得到半点檀味?”

北方游牧民族,常吃烤羊肉,因为马是游牧民族的根本,游牧游牧,就在一个游字,游靠的就是马,牧放的却是牛羊。

因为游牧民族吃羊肉时,时常都是用烤的,所以腥味难消,留在嘴里经久不散,他们又没有洗牙的习惯,久而久之,嘴里就形成了极其难闻的味道,史书上多有讲到,称之为檀味,极臭。(写到这里,在下赞叹一下,有些书里说娶古代游牧民族的**们,不知他们穿越过去,跟那些女子亲嘴时,那股味道他们是怎么忍受的,这可是连古代人都受不了的味呀,游牧贵族也并不用椒盐柳枝刷牙的,史书上只有辽史略微说到萧太后有这个习惯,后来辽汉化后,皇家贵族才开始用椒盐刷牙,民间并无这习俗)

“这些都足以看出,这锅羊肉煮得恰到好处,既没有煮烂也没有腥臭,可是诸位,在下刚刚说了,皂角仁是与羊肉一同下锅的,这一点,扬夫人刚刚也证明了,可是你们吃这羊肉汤,可见有半颗皂角仁?”楚越缓缓的说道:“由此可见,这皂角是新嫩的,想必是去年摘下来,用水一直泡着的吧?扬夫人是也不是?”

皂角有两个保存途迳,一个是晒干保存,可存很久,用的时候,把豆子取出来,把皂夹放入水中煮至开滚,水黄味香,用来洗衣服是最好不过的了,但这样有一个不好,就是那豆子极硬,几乎难以吃食,任你蒸炸烹煮也是如此。

曾有人考证关汉卿那有名的铜碗豆,说的就是晒干了皂角仁,意指‘嫖(和谐)客或是浪子’。真正的碗豆是极细软的,肯定不是关汉卿所说的那种‘蒸不烂煮不熟捶不扁炒不爆响珰珰一粒铜豌豆’。

另一个就是就是放在水中保存,把摘下来的皂角洗好后放进缸里,注水,封存,可保存到来年夏至,泡出来的水不用煮开也可以洗衣服,而且那豆子松软,入口既化,如果注水时放些盐,那味道就更好,就是传说中大名鼎鼎的肛豆了,这样可以把皂角充份利用,坏处是可能倒致腹泄。

羊肉燥热无比,吃进体内,往往会让人上火,便秘甚至肛门肿痛,而且由于肝火上升,在额头处会长些小豆豆。所以古代人吃羊肉时常会吃些通肠便利的东西,又能补暖驱寒,又不会有害处,两相便宜。

“还有一点可以证明在下的推论,在下去过畜养棚那里,那里有一条沟,不但是排泄鸡鸭的粪便,也是排泄人类粪便之处,在下检查过,那里的两堆人类粪便里也没有皂角仁的痕迹只有少量的皂角仁皮,如果是晒干的皂角仁,胃不能消化,必有完整的皂角仁,由此可见那洗衣物的皂角必是用水泡的。”植物的细胞壁主要成份是纤维,胃是无法消化的,就比如你吃苹果,那苹果皮必然会完整排出来(嘿嘿,小恶心众位一下),古代人虽然不知道细胞壁的成份但也知道这一点。

“由此,那死者扬卫昨晚的大致事情经过我们便能清楚一二,这对断案来说岂不是大大有利。”楚越有些语重心长的说道。

那许仵作脸色通红,羞愧难当,不过还是心悦诚服的说了一句:“大人,卑职受教了。”

“许仵头也不必如此,在下知道,仵作仅有验尸一职,堪查现场是推官之职,在下有些强求了。”楚越叹了一口气,古代的仵作仅仅只是验尸而已,像堪查现场这些事都是专管刑狱的推官的职任,可是那些推官不识五谷,哪里懂得这些东西,常常随意看一下就罢了,极易漏过线索,这也是造成古代冤案甚多的原因之一,毕竟像狄仁杰苏无名包公宋慈这样的官太少太少了。“许仵头,在下言语过激,请许仵头不要见怪。”

楚越拱了拱手,这下不要说许方,就连王云也大吃一惊,不敢置信,眼前的这是谁,这是敢跟县太爷翻脸顶牛,还把薛慕华顶得头晕脑涨的楚大爷呀,也是敢受高老太君一拜的神仙呀,竟然会向一个历朝历代以来地位都极其低下的仵作道歉?真是不可思议!

其时他们都错怪楚越了,楚越只是性格刚直孤傲,受不得别人要挟罢了,并不是不明事理。要是真的心胸狭窄,那前世他手下的人也不会对他崇拜非常了。

“卑职不敢。”许方有些受宠若惊,眼前的这位可是楚大半仙呀,不说这个,单说在检验审堪上,楚大神仙也比他强多了,许方心中也是佩服之至:“可是,公子,这些跟把扬家娘子带回去有什么关系?”

“仵头,你看。”楚越把手一指,顿时那李钰哪怕是刚死了夫君也不禁脸色羞红得能滴出血来。

“大人是指?”许方似有所思,看了看,又拍了拍随身携带的箱子,楚越也点了点头,对王云说道:“王捕头,你把房子贴上封条,留个人看守,,,。”

“公子,公子,,,。”正当楚越正要吩咐时,山口下串出个衙役来,跑得气喘息息,满身是汗,神色焦急的喊道:“公子,县太爷请您速回。”

“什么事?”楚越皱了皱眉头,薛慕华心机深沉,养气功夫高深,不是一个急燥的人,能这么叫,必是急事了。

“属下不知道。”衙役先回了一句,然后走到楚越面前,附耳说道:“老爷叫卑职传话给公子说‘紫绸布,做信书,求道统,字仿佛’。”

楚越眼晴一缩,语气变得极其冷静:“可是有人送信来?”

“正是,公子,那人看来口气很大,直闯县衙。”那衙役敬畏的看了一眼楚越,不愧是楚大仙长,什么都知道:“老爷叫公子快快回去。”

楚越沉呤了一下,说道:“知道了,你跑得这么累,汗流浃背的,最好不要马上下山,就在这屋里坐一会,里面还有些热羊汤,正好喝一下,跟赵衙役一起先看住这里,晚上我再派人来轮换。”

“是,公子。”这个衙役和之前一线天上走在最后的赵衙役一起拱手称是,特别是这来报信的衙役,楚越这样安排很是照顾他了,要是他这样下山,被冷风一吹,极易生病,在山上又有暖羊汤,又可以休息,正好恢复体力。

“王捕头,这次你走在最后,扬小娘子次之,在下最前面,下山去吧。”楚越正好要下山,一路无话,山下早有两匹马等在那里,那管家薛福焦急的来回走动,见楚越下来,赶紧牵马迎上前去:“少爷,快上马。”

“不急,在下先去案发现场一下。”刚刚有尸体在那里,不便仔细检查,现在有了新发现了,他想再去验证一下:“管家先回去报信。”

“少爷,这,老爷叫老奴一定要叫您回去呀,越快越好呀。”薛福一听急得要跳脚,却不敢对楚越大声说话,他也是知道所有内情的人,小声的说道:“那可是京中来人呀,,,少爷,您不是跟老爷冰释前嫌了吗,您这不是要害老爷吧,,,。”

“你回去跟老师说,就说,现在人命关天,在下职责所在,不敢浪费民脂民膏,须先检验现场。”楚越微微一笑:“没事,你就这样说吧,老师知道的。”

薛福满眼神疑之色打量楚越,见楚越神色坚定,实在捉摸不透他是不是特意陷害薛慕华,但楚越要是不走,他也没有办法,满心慌乱焦燥的跳上马,快速的向商丘的方向去了。

目送薛福的离开,楚越内心也是无奈,他之前的所有的计划只是为了对付薛业和脱离薛慕华的掌控,可是没有想到,事情发展到最后,颇有峰回路转之势。他跟薛慕华不但没有起大冲突,反而合作了起来,可是之前的计划已经发展到他无法能阻止了,现在后续影响不断的发酵了。

老子这不是自虐嘛!

楚越心里边思量着怎么应付,一边暗骂自个,这纯属自虐呀,看来,薛慕华说的一点都没错,以自已这样的性格,如果不改,断然不可能在官场上有任何出息。

PS:大家也知道羊肉燥热,哪怕现在的羊肉都是去腥热处理过的羊肉片。羊狗肉虽然大补,但小心上流鼻血下菊花肿痛,所以吃了羊肉后,大家最好吃些利便通肠消火的东西,要不然,长小豆豆呀,特别是南方人,这方面北方的大大们抗性会高一些。

古代人吃羊肉不似我们还会先经过去腥热等处理,也没有我们现在这么多配料,更没有辣椒(明朝前)孜然(古作高极香料,唐时吐番有进贡少许,宋无)去腥,所以极臭,古杂闻有记载“檀腥味重,臭尺许可闻,食古不化,同山野之兽”,意指那种味道跟老虎等吃生活的动物一样,口气极臭,很多小说里说到的檀味就是指这个味。


源地址:http://www.zaqi.net/files_view.asp?files_id=4454
上一篇:直接吃的植物胶原蛋白皂角米
下一篇:南瓜子豆腐和皂角仁甜菜
零售:¥18元
批发:¥15元
零售:¥25元
批发:¥20元
零售:¥130元
批发:¥110元
特价:¥20元
零售:¥68元
批发:¥55元
滇ICP备09066549号 2006-2016 杂器网络版权所有  免责声明